052D驱逐舰在太平洋上接受补给
来源:052D驱逐舰在太平洋上接受补给发稿时间:2020-04-02 12:54:53


在重重压力下,德罗斯滕于3月31日宣布,将与媒体说“再见”。他表示,“科学家不是政治家,也没有做出防疫决策的权力。但媒体传递的信息却是,这些科学家是防疫措施的决策者。”

建模专家挽救了无数人的生命

声明指出,这一结果将导致更加难以对新的大流行威胁作出全球性和团结性的回应,大量发展中国家的人民将首先可能受到影响。

弗格森的新冠疫情预测报告在学术界引起不小争议,一些科学家称“主要假设和估计似乎被夸大了”。不仅如此,他2001年的口蹄疫建模报告也被认为存在疏漏,导致宰杀扩大化,给国家带来巨大损失。

德罗斯滕在德国北部下萨克森州的一个农场长大。作为家中长子,他本应接管家庭农场,但20岁时人生轨迹改变了:他进入多特蒙德大学学习化学工程,随后在明斯特大学学习生物学,两年后他又前往法兰克福大学学习人类医学。

3月底,弗格森的团队向国会更新了疫情分析,认为如果继续严格的防疫政策,死亡人数能控制在2万之内。其实对弗格森而言,他的数据建模能否被采纳不是他能控制的,他最近在推特上写道:“什么才是真正好的策略,这是合理的政治和社会议题。科学家需要关注的只是数据告诉我们的内容,其中包括一些不确定性。”

“他讲话时,德国所有人都在听”

2000年,28岁的德罗斯滕在著名的伯恩哈德·诺赫特热带医学研究所实习。2003年,他成为非典病毒的共同发现者之一,并在美国疾控中心之前研发出快速诊断方法。2007年,德罗斯滕成为波恩大学病毒研究所所长,5年后,他领导的小组开始研究中东呼吸系统综合征冠状病毒。

自由派则将福奇视为修正白宫“不靠谱”政策的关键力量。此前,福奇连续两天缺席白宫记者会,引发他被特朗普弃用的大量猜测,“福奇博士在哪里?”在推特上成为热门标签。

德国《焦点》周刊称,在不确定的时期,德罗斯滕总有能力以一种易于理解和简洁的方式,用热情、镇静的专业声音来解释极为复杂的疫情。他让德国人从恐慌情绪中平静下来。“德国的幸运。”《法兰克福汇报》这样评价他。